谷歌改变了政治广告的规则 给Facebook施加了压力

2020-02-18 12:50:18

谷歌收紧其政治广告政策可能有助于减少对竞选活动的错误信息的传播,但对不太知名的候选人来说是一种代价。

谷歌此举限制了广告商如何针对特定选民群体,也加大了Face book的压力,要求其修改对政治广告的放手政策。

谷歌周三宣布,将不允许政治广告商在其广告中使用“微靶向”,该广告可以基于用户浏览数据、政治归属或其他因素,包括在YouTube上。

相反,它将限制针对一般类别,如年龄、性别或邮政编码位置。这些变化将在一周内在英国实施,从一月份开始在世界其他地方实施。


“对于任何广告商来说,做出虚假的宣称是违反我们的政策的——无论是对椅子价格的宣称,还是声称你可以通过短信投票,选举日被推迟,还是说某个候选人已经去世。”

此举是在推特(Twitter)禁止大多数政治广告之后做出的,在此之前,互联网平台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以遏制围绕政治竞选的错误信息的传播。


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对谷歌此举表示欢迎,他说,这可以减少发送给包括外国实体在内的小部分用户的欺骗性广告数量。

怀登说:“有针对性的影响力运动比全面宣传更有效、更具成本效益,更难识别和曝光。

“既然谷歌和推特都采取了负责任的措施,防范政治影响力的影子运动,Face book也应该这样做。”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 hall Fund)数字创新民主倡议负责人卡伦·科恩布卢(Karen Kornbluh)称谷歌此举“是将这一政治辟谣武器从台面上拿下的关键一步”,但他警告说,各种平台的不同规则可能导致混乱。

关注政治广告的波士顿大学教授Michelle Amazeen说,谷歌的行动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有助于在当前数字社会媒体平台架构所培育的虚假信息海啸中起作用。”

分析人士指出,Face book拒绝接受事实核查政治言论或广告的努力,将被迫做出类似举动,可能带来更深远的后果。

Face book在周三晚些时候的推文中表示,它“正在研究不同的方式,我们可能会改进我们的政治广告方法”,而没有详细说明。


但来自两党的政治策略师警告说,谷歌的这些改变很可能有助于资金充足、在任的候选人,可能不会产生预期效果。

进步宣传组织ACRON YM发起了一场耗资7500万美元的数字宣传活动。该组织的创始人塔拉·麦高万说:“这一变化不会遏制虚假信息,但会阻碍竞选活动和其他已经在与坏演员的浪潮作斗争的人以事实接触选民。”

共和党数字策略师埃里克·威尔逊(Eric Wilson)表示,新候选人筹集资金和建立选民名单的能力将受到阻碍,这是在线竞选活动的关键因素,甚至在“说服”阶段之前也是如此。

“令人大失所望的是,你会让竞选支出流向不那么透明的平台,从而让你更狭隘地瞄准选民。美元不会消失。”

与民主党合作的数字咨询公司DSPpoliical的管理合伙人兼首席技术官马克·雅布洛诺夫斯基(Mark Jablonowski)表示,谷歌的努力创造了一个不同规则的拼凑体,将有利于现任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